云团儿上的小糊涂神儿

我们班主任王老师有个理论叫作“笨笨鸟先先飞”。她说一般的笨学生五年级就开始拼命努力,准备六年级的升学考试了。我们这些学生属于笨笨鸟,自然从四年级就要加倍刻苦,因此作业也就留得特别多,多得我们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然而,前天下午,我正皱着眉头坐在写字台前进行作业大战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我的作业被人做过了。 我敢断定,这绝不是爸爸做的,因为他从来都是只监督我做作业不替我做作业。 这也绝不是妈妈做的,因为不论我多么累,她还觉得老师留的作业太少。我想,她只要做半回作业,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了。 那么是谁呢? 屋子里除去我再没有别人。难道是神仙? 我看也不像。神仙写的字那样乱?蜘蛛爬似的,还不如我。况且十道算术题错了九道,不是丢了加减号,就是把得数抄串了行。 我有些气恼,因为算术老师规定了,错一道,要罚做九道,错九道就得再做八十一道题,至少再让我受两个小时的苦。 我低声咒骂着,用涂改液一点点抹掉写在作业本上的笔画。 突然,“吱吱吱”,一种奇异的声音在墨水瓶后面响了起来。我忙移开墨水瓶,发现后面有一个黄豆粒大的小薄片。我好奇地用手一摸,“吱吱吱”,小薄片又叫着,一点点变大了,变得和书本一样大。原来是份成绩册。 我一眼就断定,这成绩册准不是好学生的。第一,封皮皱皱巴巴,折了好几道印,和我的一样。我拿了成绩册,就喜欢卷成一圈,卷得越小越好,然后塞到书包缝里。第二,成绩册上的名字也故意写得十分潦草,叫人认不出是谁的。上面准没好分数。 我好奇地打开成绩册,哈,果然,2分,3分,2分,2分……比我还差,我忍不住笑了。 “你在干什么呢?不好好做作业。”身后响起了爸爸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慌忙想藏起这成绩册。 可爸爸的手比我还快,他把揉得皱皱的本子拿过去了。 “啊?你竟得了那么多2分,还瞒着我们。”爸爸大叫。 我急忙说:“这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你藏什么呀?”爸爸皱着眉头问。 是啊,我为什么要藏呢?连我自己也解释不清楚。说起来也怪,平时在许多事情上我在爸爸妈妈面前都躲躲闪闪的,大概是他们老爱挑我毛病的缘故吧。 “你看看,你看看,”爸爸生气地用手指在成绩册上指指点点,“2分,2分,连腾云术、分身法都是2……”他突然惊愕地张大了嘴。 我连忙从爸爸手中抓过成绩册,瞪大眼睛看,不由得乐着说:“我说不是我的吧,您还不相信。我们学校上的是算术、语文,哪有什么腾云分身、移山填海的课程啊。” “可是,哪个学校有这样的课程呢?”爸爸眯缝着眼睛盯着我。 我愣住了,答不上来。是没有这样的学校。 “哼,我明白了,”爸爸撇着嘴角说,“准是你成绩不好,有气没地方撒,就在成绩册上乱改,怪不得上个星期你非让我买涂改液不可,原来是为了这个!”爸爸说着,又拿起我的作业本,他偏偏看上了那九道错的算术题,自然对我又是一顿训斥。 我呢,再没说别的,只是一个劲儿点头说:“是,是,是。”我发现这是对付大人一个挺妙的办法。因为他们好像就喜欢听“是”,你要说“不是”,反而会招来更多的训斥。现在,我说“是”了,他总不能再让我说“不是”吧。 [NextPage] 果然,说了一会儿,爸爸也觉得没劲了,泄气地吓唬我:“下星期,我到你们学校和老师说去。” 然而,还没等爸爸去学校,我们班主任王老师就对我说:“明天叫来。” 我又在学校惹了一档子事,也是糊里糊涂。 上算术课之前,我座位附近的几个女生,就嘀嘀咕咕地咬耳朵,偷偷往我这瞧,还忍不住哧哧地笑。 我被看得有些发毛。忙看看自己衣服,说不定又是哪个调皮鬼在我身上捣了鬼,我就这么干过。比如,把粉笔研成粉,用针在纸袋上扎许多孔,连成一个小乌龟的形状,把粉装进纸袋,往别人后背上一拍,便印出一只小乌龟来。 我问后边的男同学:“我后背上有东西吗?” 男同学摇摇头,悄声告诉我:“她们好像在看你的脚呢。” 我低头一看,愣住了,哎哟,两只鞋子不一样,一只黑色松紧鞋,这是我的。另一只是紫色的,样子挺像舞台上演京戏的小孩儿穿的虎头鞋。怪不得我早晨上学时,脚好像有点别扭。我真马虎,竟没有低头看一看。 “嘻嘻,准是把他爷爷小时候的鞋穿来了。”旁边有人嘲笑我。我赶紧把脚缩到椅子下边。 上课了,老师在前面讲练习题,大家的注意力也暂时从我的鞋子转移到黑板上。我总算稍微轻松了些,把背靠在椅子上偷偷伸了个懒腰。 窗外空气很新鲜。几只小鸟在芙蓉树上跳来跳去,叽叽喳喳地叫着。其中有一只鸟很小很小,才有半只麻雀大,嘴细长细长的,灰绿的羽毛十分好看。 “要是能逮住这只小鸟就好了。”我胡思乱想着。 突然,我感觉右脚有点暖融融的,接着发出了一阵微微的丝丝的响声。 “这是什么声音?”正在讲课的王老师拧起了眉毛。 同学们都好奇地竖起耳朵。我也赶快装模作样地竖起耳朵。 我右脚上的紫鞋子,似乎变松了,从脚上慢慢退下来,也许这样它该不叫了吧。 紫色的鞋子完全从我脚上脱下来了。我不敢低头,但我感觉它在飘,顺着我的小腿往上,飘过大腿、肚皮、胸膛。我连忙把身体往后仰,我闻到了一股不太好闻的气味,就是我们踢完足球时,脱了鞋和袜子的那股味。 紫色鞋子终于从课桌下面飘上来了,围着我的脑袋转了一圈。然后突然加快速度向前飘去,吓得那些女生们哇哇乱叫。 “乱什么?”王老师厉声叫道。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直飞向她,她也不由自主地低下头。 鞋子从她头顶上擦过,快撞到黑板时,又拐了弯儿,飞到窗子外面。 “鞋子抓小鸟呢。”同学们兴奋地叫着,一齐涌到窗边。 鞋子真的在树丛上飞,紧紧追着那只灰绿羽毛的小鸟。小鸟惊慌地叫着,在细碎的绿芙蓉叶和粉红的花中间钻来钻去。然而,鞋子似乎比它更灵活,一下子把小鸟扣在里面,又呜呜叫着飞进了窗子。 这是我的鞋子,我的鞋能飞起来捉鸟,是我叫它捉的,我心里颇有点得意。 鞋子在我们头顶上打着转儿,好像犹犹豫豫,不知道该落到哪里。 我悄悄地把光脚丫子抬起来,晃了晃,示意它,主人在这呢。鞋子却向我旁边的女生飞去,似乎要把小鸟带进她的书包,吓得这个女生舞着手哇哇大叫。这女生也姓乔,和我同姓。鞋子一定认错人了。 我忍不住小声提醒鞋子:“喂!不是那个姓乔的,是这个姓乔的。” 鞋子在空中晃动了一下,总算认清了主人,径直朝我飞来。不料飞到我头顶上时,鞋底突然断裂,小鸟飞了出来,飞跑了。两个半截鞋子不偏不歪,正落到我头上。 “该死,这鞋子真不结实!”我忍不住骂了一句。 旁边的同学好奇地抢过破鞋子去看。 “乔宝,下课到我办公室来。”王老师板着脸对我说。 在办公室里,自然又猛挨了一通训。而且,我发现光恭敬地答“是是是”也不灵了。比如老师问:“你这鞋子怎么飞起来的?”“谁给你安的遥控器?”我哪敢回答“是”呢!我要是回答了,万一老师叫我交出遥控器来,我到哪儿找去?我只好装聋作哑。 几个老师用铅笔在桌上把两个半截鞋子拨来拨去。王老师还从抽屉里拿出放大镜,对着鞋子看了半天,还是看不出所以然来。最后,只好叫我家长明天来领鞋子。 吃过晚饭,一回到自己的小屋,我便把房门一锁,在屋子里乱翻起来。我断定有个家伙在暗中和我捣鬼。他既然能趁我不在时在我的作业本上乱涂,换走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