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抄检大观园的时候潇湘馆里属于贾宝玉的

自古男女授受不亲,那么《红楼梦》抄检大观园的时候,潇湘馆里查出来了属于贾宝玉的东西算赃物吗?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王善保家的搜查紫鹃房中时,便发现了“两副宝玉常换下来的寄名符儿,一副束带上的披带,两个荷包并扇套,套内有扇子。打开看时皆是宝玉往年往日手内曾拿过的。”

  王善保家的一看就说是贼赃,让王熙凤看视。

  话说这些东西放在紫鹃处,而不是林黛玉收着的。紫鹃其实就有了干系。

  当日抄检大观园,要注意并不是为了抄检姑娘主子们,主要目标是抄检丫头婆子们。

  王夫人就算再不相信别人,儿女晚辈们也是不能搜的。

  


 

  绣春囊出现,只能是说丫头婆子们有问题,断不可能是姑娘们的问题。

  这其中最让她操心的其实是贾宝玉。可偏偏他的房中丫头们并没有东西。

  也好在没有抄检主子们,否则林黛玉就可能要“出丑”了。

  咱们就事论事,潇湘馆内其实是确有“赃”的。

  当日贾宝玉派晴雯送给林黛玉的两条旧手帕,一看就是男人的款式,并不能遮掩。真要搜查,肯定会第一时间被搜出来。

  而更要命的是林黛玉还在其上写了《题帕三绝》三首诗。

  《题帕三绝》内容非常明显是她倾诉与贾宝玉之情的发生、发展和结果。这三首诗一直被黛玉藏着秘不示人。一旦被搜出,她也真就不用活了。

  就像司棋和潘又安的“情书”被搜出来一样,是铁证无法辩驳。

  从这一点去看抄检大观园这件事,本质就不是真正为了“治理”,而更像是王夫人与邢夫人两伙人之间的一次情绪宣泄。不多赘述了。

  潇湘馆的最大隐患,其实就是林黛玉的那两条旧手帕。只是不搜她的房间,肯定就没问题。

  至于在紫鹃处搜到得几样贾宝玉曾经的东西,也并不是真的没有事。

  (第七十四回)王善保家的自为得了意,遂忙请凤姐过来验视,又说:“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凤姐笑道:“宝玉和他们从小儿在一处混了几年,这自然是宝玉的旧东西。这也不算什么罕事,撂下再往别处去是正经。”紫鹃笑道:“直到如今,我们两下里的东西也算不清。要问这一个,连我也忘了是那年月日有的了。”王善保家的听凤姐如此说,也只得罢了。

  紫鹃说她也记不清楚这几样东西,是什么时候压在了箱子底儿的,这肯定是实话。

  小时候宝玉和黛玉都在贾母处,更同吃同住过一段时间。两人的东西经常混杂,紫鹃收了贾宝玉的东西也是有的。

  不过贾宝玉那边为什么就没有林黛玉的东西呢?

  一方面袭人比紫鹃更仔细和谨慎。

  另一方面,林黛玉的那些女儿东西,就算混在丫头们那里,也不是问题。

  产检大观园的主要目的,就是查找女儿们收着“男人”的东西。

  不过,紫鹃的解释,其实并不能给她脱罪。她收了贾宝玉的东西,就有可能被借题发挥。

  比如入画收了她哥哥的东西,并不是赃物,也不是男女之私。照样被寻了一个“私下传递”的罪名。可见“有问题”主要还看如何处理。

  王善保家的显然要借题发挥借以邀功,既然查到了“物证”,岂有不生事的?便一口咬定这也是贼赃。

  好在紫鹃背后有王熙凤力挺,直说是贾宝玉小时候的东西才罢了。否则真被王善保家的咬住,怕是终究不好善了。

  可见小人难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又可见背后有靠山,确实关键能救命。

  最可笑王善保家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一心找别人麻烦,却不知司棋就是被她姥姥给折腾死的。

  要不说王善保家的与众人生出嫌隙,有了仇,大伙肯定看她面子不仔细搜查,估计也就混过去了。

  尤其王熙凤还是迎春的亲嫂子,真在迎春这查出问题,她面子上也不好看不是?

  所以,抄检大观园背后,主要体现的是人生百态和人性复杂。

  一件事往往体现出几种结果。孰是孰非也不好定论。

  客观来说,潇湘馆肯定是有问题的。毕竟林黛玉和贾宝玉之情真实存在,在当时就是不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