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志宏解构孝道作为儒家思想的核心它是各种中

儒家文化的核心_儒家核心文化有哪些_儒家文化的核心精神是什么/

  吴志红微博截图

   7月28日,心理学家吴志红在微博发表解构孝道的文章《孝道是对人性的反击》,引发大量转发和讨论。

  在当今时代,我们如何看待孝道和各种儒家制度? 最尖锐的是心理解构。

  孝道是儒家思想的核心,吴志宏强调,孔子、孟子、荀子、朱子等几大儒家代表人物都出身于丧偶家庭。 要深刻理解孝道,首先要对“圣人”进行“心理分析”。

   “我确实认为孝道是各种中国式问题的根源,有时被说成是大恶、万恶之源。纵观历史,我觉得中国社会文化的基础是集体主义,集体主义是集体主义。”家长控制着一切,而孝顺是维护父母权威最有效的事情,同时也会导致各种微妙的心理问题。

   儒家核心文化有哪些_儒家文化的核心精神是什么_儒家文化的核心/

  心理学家吴志红资料图

  他还引用一位男孩的话说:“孝道的作用是,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生孩子来享受当皇帝的感觉。这就是孝道的真正含义——让父母在孩子面前成为至高无上的权威。” ”。

  去年,吴志红在转发量高达2034条的微博上感叹:“孝道是幼稚的父母发明的,本来父母就应该给孩子做榜样,用自己强烈的控制感让孩子收获安全感,并将权力内化;而孝道则相反,婴儿般的父母生活在一个自己无法控制的世界里,他们感到无能为力,所以必须控制孩子以获得安全感。就是让这种心理游戏合理化。”

  日前,吴志红再次在微博上遭到批评和攻击。 《吴志红称孝为大恶,五点批评》一文被心理咨询师点评。 还被央视《心理访谈》著名记者杨凤池转发批评:“有些人就是想博眼球”,建平则批评吴志宏“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 吴志红没有反击,只是回答说,这些对他的武断评论“听起来就像生活在敌对的妄想中”。

  吴志红解释说,孝道的解构最初是无意识的,但现在越来越清晰。 重要的是人类的复兴。 “人们应该像人一样生活,而不是在某些规则下看起来正确的东西。”

  以下为《孝是人性的逆袭》全文。

  一,

  孝道这个词传统而温和的解释是,孩子背着“老人”; 残酷的解释是杀死孩子,然后将孩子埋在土里。

  然而,“孝”字其实有点空洞。 真正重要的是一个“舜”字。

  听话,就是孩子“听从”长辈的意愿。 这样做的代价就是牺牲了孩子真实的自我。 这与人本主义心理学、存在主义哲学乃至当今的客体关系心理学相悖。 据我有限的知识,在犹太基督教文化中,不存在孩子“服从”父母的事情。

  二,

  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开始,影响世界的心理学家都有一致的看法。 养育好孩子的关键在于,父母尤其是母亲,在孩子还是婴儿的时候,一定要“能接受”。 孩子的愿望。

  为什么要遵循孩子的意愿?

  英国心理学家温尼科特表示,为了让孩子保持最初的生命活力,他需要有一种感觉,可以自由地利用母亲来满足他的各种需求。

  温尼科特还说,孩子围绕自己的感受建立起来的自我才是真实的自我,这个自我生动流畅、轻松、专注,并且天生具有创造力。 相反,孩子围绕母亲的感受构建的自我是虚假的自我。

  孩子之所以构建虚假的自我,是因为孩子发现,除非他能敏锐地捕捉母亲的感受和想法,满足母亲的情绪,否则母亲不会关注他。

  孝道就是鼓励孩子养成虚假的自我,不是以自己的感受为中心,成为自己,而是以父母的感受为中心,成为父母所期望的虚假的人。

  虚假自我的核心是恐惧,对孤独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 很多迷失自我、总是不自觉地捕捉别人意图的客户,在深入倾听时,会说出“妈妈,别忽视我”、“妈妈,抱抱我”、“妈妈,看着我”之类的话语。到他们内心的恐惧。 ”。

  察觉文字和颜色的能力的核心就是恐惧! “服从”父母的本能也源于恐惧。 最深的“屈服”并不是来自于害怕被父母打骂,而是害怕被母亲抛弃。

  三,

  遵从父母的意愿远不如遵从宝宝的意愿。

  《道德经》云:“返幼”。

  很多人发现生完孩子后自己变得更健康。

  这是因为成年人的心常常被世俗和偏见蒙蔽了双眼,变得狭隘和僵化。 相反,婴儿的心是流动的、轻盈的,并且能够心灵感应。

  四、

  孝道是儒家思想的核心,孔子、孟子、荀子、朱子等几大儒家代表人物都被认为是丧偶家庭。

  孝道确实为统治者所用,但这些圣人所提倡的知识首先来自于他们的内心。 在我看来,他们的知识并不是为了迎合统治者。

  要深刻理解孝道,就必须深入了解这些“圣人”的内心,必须分析他们的内心,必须详细了解他们与母亲的关系。

  弗洛伊德的经典精神分析和客体关系心理学作为后精神分析学派,是理解这些圣人甚至我们自己内心的极好工具。

  这些从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治疗中发展起来的心理学理论认为,我们的一生是一个轮回,即我们成年后的人际关系模式是童年时与父母的人际关系模式的转世,其中,母子关系的影响尤为关键。

  弗洛伊德理论的核心是俄狄浦斯情结,即男孩对母亲的复杂情感。 这是分析圣人的有力工具。 然而,在用精神分析来分析这个国家的圣人时,必须要谨慎。 我希望等自己丰衣足食后,能花3-5年的时间研究圣人的生活和知识,写一本《中国圣人》。

  五,

  我们的文化限制个人欲望。

  太监阉割了性欲。

  圣人阉割了物欲。

  但他们都有对权力的渴望。

  这是我们文明的两个方面。

  六,

  温尼科特认为,虚假的自我是心理问题的关键。

  孝顺是在整个民族范围内制造一个虚假的自我。

  虚假的自我就是我们的民族性格,也就是我们民族的集体意识和集体无意识。

  要想在这个民族生存下去,就必须符合这个民族性格。

  因此,官员们的言谈举止很像太监和圣人的结合体,既强调性的纯洁,又强调不贪,但在幕后,他们的欲望却猖獗。

  所以,电视上的心理学家都像是拥有一双巨乳的好妈妈。 他们总是扮演着爱孩子、养孩子的形象,但他们的欲望总是要放在某个地方。

  我们不敢表达自己的性欲,因为害怕被阉割。

  我们不敢表现出物质欲望,因为害怕被鄙视或被剥夺。

  弗洛伊德说,性欲和攻击性是人类的两大驱动力。 温尼科特说,欲望就是活力。

  我们假装没有欲望,我们假装得那么成功,我们也缺乏活力。

  七,

  不久前我悟到了一句话,但没敢直接写出来。 后来我借助一位朝鲜圣人的事迹写下了:

  在真理被颠倒的社会里,做一个认真的好人就等于是一个SB。

  这位朝鲜圣人为拯救伟大领袖的肖像而牺牲。

  我们有多少人因为自己的愚蠢和孝心而死去。 最可怕的是《二十四孝》里的故事,用妻子和孩子的身体和生命来纪念父母(主要是母亲,很有趣)。

  八,

  被虚假自我所困的人会有强烈的动机去做相反的事情。

  所以,崇尚孝道的中国,实际上不可能“尊老”; 口口声声喊着“一切为了孩子”的中国,其实是对孩子最残酷的国家; 我们特别有道德,但实际上是最不道德的; 私德没有那么伟大,根本就没有道德……

  这一切看起来很糟糕,但背后有一个深刻而有价值的动机——我们以可怕的方式追求真实的自我。

  九,

  孝道不仅是统治者的需要,也源于我们对真实自我的恐惧。

  真实的自我,更深层次上是欲望和自我表达的张力,比如物欲、性欲和攻击性,更深层次上是爱的流动。

  首先,我们缺乏爱,感觉自己永远得不到爱,而爱的第一个表达就是母爱。

  其次,我们害怕自己陷入侵略性的欲望之中。

  孝道其实是对孩子渴望爱情的一种防御。 她从来没有得到过多少母爱,但她说:“无论父母做什么,始终是爱。” 自欺欺人!

  十,

  父仁,子孝,王仁,臣忠。

  这种看似正确的说法实际上隐藏着一个根本性的错误。 无论父亲多么慈爱,无论君主多么英明,都无法代替子臣的思想,更不能代替子臣的灵魂。 独立思考是灵魂最基本的需求之一。

  一个真正独立的灵魂比什么都重要。 只有这样的灵魂才能入道,才有资格进入“臣服”。

  这种臣服不是臣服于某人,比如父母或君主,而是臣服于“道”。

  十一,

  父仁,子孝,王仁,臣忠。

  这只是一个说法,一个诱导你孝顺的诱饵。 毕竟,你听过“父慈”、“王仁”的详细解读吗?

  我们最常见的人生哲理,都是孝道的变种,比如“天下父母心”、“一根棍子出孝子”、“忠孝”等等。相反,你听过多少遍了? “父慈”、“王仁”的人生哲学?

  我们就靠这么可怜的一两句话,为大孝找到了平衡点。

  现实中也是如此。 中国的父母一直以来收到的关于如何做父母的有用教导很少,而关于如何孝顺父母的愚蠢教导却数不胜数。

  十二,

  美国人文心理学家马斯洛说,自我实现。

  罗杰斯也是一位人文心理学家,他说,做你自己。

  存在主义哲学教导我们,存在就是选择,选择就是自由。 用白话来说,人生的意义就在于你如何做出选择。 只有按照自己的意愿做出选择,你的人生才能自由。

  温尼科特说,真实的自己。

   ……

  有人会说,我们需要构建有中国特色的心理,而孝道就是这个心理的核心。

  但真正最中国化的,必然是最全球化的。

  最世俗的人就是老子。 无论我们如何建设孔子学院,孔子在世界上的影响力都不及老子五千字《道德经》那么大。

  最世俗的人就是王阳明,王阳明说,心之外,别无他法。

  这些都是同一件事。

  我最喜欢的以色列哲学家马丁·布伯说,我和你。 只有忠于自己的心,才能遇到“你”。 你是神,你是神性,你是道。

  所以,活出真实自我的人,必然是最有爱心的。

  最后一句话:美国神话学家坎贝尔说,欧洲现代文明的开端在于爱情和文艺复兴时期对人性的尊重,而不是从人们自身之外寻找人们应该如何生活的规则。 我试图解构孝道,但过去意识不够。 现在越来越清楚,我希望我们国家的文明也能开启我们尚未开启的人类复兴。 无需从孝道或任何外部来源中寻找答案。 要想找到看似正确的事情的答案,就得从人性本身寻找答案。

  人应该像人一样生活,而不是某些规则下看似正确的东西。